化驗室戰“疫”的巾幗身影

發布時間:2020-03-09 17:42 來源:中國建始網 編輯:曹賢煒

中國建始網訊(融媒體記者馮平 通訊員楊春黎)“在化驗室工作,我要直接面對疑似患者,特別是采集咽部和鼻部標本,感染的危險性非常大。當我每次穿上密不透風的防護服,戴上厚厚的防護眼鏡,為了節約防護用品,每次工作就是幾個小時,在這樣高度緊張的環境下工作時,說不累,那是假的。”3月7日,高坪鎮中心衛生院輔檢科室主任徐華芳告訴記者。

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徐華芳作為一名年過5旬、擁有近30年工齡的老同志,徐華芳沒有絲毫的退縮,而是毫不猶豫的站了出來。“檢驗科就我們兩個人,龍醫生你的孩子正在上高中,家里正需要你的照顧,你就白天上班,給普通病人查一下血,做一下化驗,這個給發熱病人及疑似患者進行核酸檢測采集標本,以及上夜班的事就由我來做,我現在女兒也參加工作了,沒有了后顧之憂,就算是被‘感染’了也不要緊。”

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責任。2月3日大清早,徐華芳就對化驗室工作進行了重新安排。原來,接上級相關部門緊急通知,隨著疫情的發展和工作的需要,鄉鎮衛生院化驗室,要對轄區內發熱病人、疑似患者及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進行核酸檢測采集標本,接到這個通知后,經歷過2003年非典的徐華芳心里明白:“真正的戰役要打響了,因為進行核酸檢測采集標本是一項極其危險的工作,稍有不慎就有被感染的危險。”在對工作進行簡單的安排后,她便奔向了疫情的最前沿!

在疫情防控工作中,化驗室進行核酸檢測采集標本工作是相當危險的,也是需要非常仔細認真的。因為每位患者的身份信息和采集的標本必須仔細核對,做到準確無誤。每次采集標本都需要小心翼翼搞好消毒和防護工作,稍有不慎就有被感染的危險。

2月11日中午,一位中年男子來進行核酸檢測采集標本,由于其呼吸困難、全身乏力,所以在采集過程中也比較困難,從詢問過程中,了解到其與武漢返鄉人員有聚餐和密切接觸的情況后,徐華芳心里明白:患者所有的癥狀與確診病例極度相似,這是一高度疑似患者,需要格外仔細,特別是標本的采集以及身份信息的核對不能出半點的差錯。”在完成了所有標本的采集后,徐華芳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自己的家中,由于采集的標本要送到縣疾控中心進行核酸檢測,所以結果需要晚上11點左右才能出來。

從事檢驗工作這么多年,職業的敏感性讓她感到:高坪鎮第一例確診病例有可能在今晚產生。”果然,晚上11點,不好的消息就傳來了,白天采集的那位疑似患者檢測結果為陽性,被確診為新冠肺炎。這時候,就需要對患者所有的密切接觸者進行立即隔離采血,接到命令后,徐華芳再次來到了戰場,對召集來的7位密切接觸者都進行了采血化驗,當她把所有的工作完成后,已經是凌晨4點多了。就這樣,只要是采集了標本,每天晚上都要等檢測結果,如果有新的確診病例,都要工作到凌晨3-4點鐘。

“當我每次白天上完班,晚上有時候還要加班工作到凌晨4點的時候,已經年滿51歲的我,說不疲倦,那更是假的。但是作為一名擁有近30年工齡的醫務工作人員,我既然沖在了戰場的最前沿,我就不能退縮啊,疫情就是命令,我必須完成一名醫務工作者的責任和使命。”是呀,徐華芳就是用這種認真踏實的工作態度,解讀了醫務工作者救死扶傷的白求恩精神。

隨著疫情的變化,高坪鎮回來了大量的返鄉人員,這給化驗室的工作帶來了嚴重的考驗,因為只要是返鄉人員,都要進行查血檢查,而高坪鎮既有國道、又有高速出口,所以每天晚上或者是凌晨都有返鄉人員要進行查血檢查。雖然工作任務重、壓力大,可徐華芳毫無怨言。

她說“當我每次采集標本,心情都很復雜,有緊張、有害怕、有自豪、更有責任,穿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,戴上厚厚的防護眼鏡,感覺身心各種莫名的滋味都涌上來了。當我想到這每一個標本后面是一雙雙期盼的眼睛、一個個焦慮的家庭,我不禁為自己打氣—再苦再累也要堅持!我們要做這場疫情戰役的偵察兵,要把偵察到的情報準確無誤地傳遞給醫生和患者。

“檢驗科的徐主任這次抗擊疫情捐款,不僅自己捐了5000元,她在中部戰區總醫院工作的女兒聽到捐款消息后,也為衛生院捐贈了2000元。”3月2日早上,徐主任母女共獻愛心的消息就在醫院里傳開了,原來,為積極響應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號召,根據縣委組織部及高坪鎮黨委的要求,高坪鎮中心衛生院全院職工積極參加自愿捐款支持疫情防控工作,徐華芳在知道這個事情后,不僅自己捐了5000元,還把這個捐款的消息告訴了自己的女兒,其實,徐華芳的女兒也是一名軍醫,畢業于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軍醫大學(第四軍醫大學),現分配到中國人民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上班,是一名醫師,目前正在武漢一線抗擊疫情。

在聽到媽媽的捐款消息后,她也希望為媽媽所在的單位獻點愛心,于是毫不猶豫的給媽媽轉了2000元,要她轉捐給高坪鎮中心衛生院。“徐主任,在我們鄉鎮衛生院,你工資也不是很高,再說你家里也不是特別富裕的那種家庭,這次捐款不僅自己捐了5000元,自己的女兒也捐了2000元,你當時是怎么想的呀?”身邊的同事這么問她,面對各種詢問,她總是笑著說:“我雖然在基層工作了近30年,但是我是國家職工,是國家培養了我;女兒能夠到中國人民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上班,她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軍醫大學(第四軍醫大學)讀書的這5年,學費和生活費是國家承擔的,所以也是國家培養的她。

現在國家有難,我們只不過是為國家盡了一點微薄之力。其實相比那些在武漢一線戰斗的同行們,我們這根本算不了什么。”是呀,國家有難,匹夫有責,作為一名國家工作人員,徐華芳是這么想的,也是這么做的。

一個多月來,徐華芳為了疫情防控工作不分晝夜,也不不曾停歇一天,作為一名基層的醫護工作者,當她不顧一切投身一線的那一刻,就已經立下了無懼風險、不言委屈、擔當作為、責無旁貸的決心,面對那肉眼看不見的敵人和各種繁忙的工作時,她沒有一絲一毫的怨言,而是用實際行動踐行新時期白衣戰士的使命與擔當。

責任編輯:曹賢煒

熱圖點擊

黑暗故事走势图
吉林快3推荐码 宿州麻将技巧 欢乐广西南宁麻将 今天3d字谜图 福州麻将怎么打 双色球专业术语 微乐贵阳麻将官方免费 吉林11选5分布走势图 二分彩 伊利股票k线图 乐多棋牌? 老快3形态走势图 3分赛车 欢乐麻将怎么开二人房 2019股权重股排名 北京赛车pk10人工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