盲道“不帮盲”还“帮倒忙”
谁切断了盲人出行“生命线?#20445;?/h1>
发布时间:2019-08-27 09:01 来源:恩施晚报 作者:杜瑞芳 梅珂 编辑:郑晓涵
盲道是专门帮助盲人,为盲人提供行路方便和安全的道路设施。作为城市交通出行的重要组成部分,盲道体现着社会对盲人这一特殊弱势群体的呵护。近年来,州?#20999;?#24314;人行道基本都铺设了盲道。但是为何州城的盲道上几乎看不到盲人出行?

全媒体记者杜瑞芳、梅珂

编者按:2018年12月3日,省人民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《湖北省无障碍环境建设管理办法》。2018年12月28日,省长王晓东签署省人民政府第400号令予以公布,自2019年2月1日起施行。

无障碍环境是残疾人参与社会生活的基本条件,是方便老年人、妇女、儿童和全社会成员的重要措施,也是完善城市功能不可或缺的基本元素。加强无障碍环境建设,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。

据统计,目前我州残疾人总数约为32万人,其中持证残疾人约15.4万人(肢体残疾约8.7万人,视力残疾约2.2万人)。

如此庞大的社会群体,在生活中,却因为种种原因被“困”在了一个小天地里。盲道被占,盲人出行唯一依靠的“生命线”成为摆设,城市里的种种不文明行为,威胁着盲人的人身安全;无障碍通道或缺失,或建设不规范,让肢残人士坐着轮椅寸步难行……

8月底,恩施晚报记者走进残疾人的生活,切身感受他们的困境。即日起,恩施晚报推出“州城无障碍环境建设调查”系列报道,敬请关注!

3

花?#22478;?#21344;盲道,郑本松每走几步都要停下来触摸盲道。

盲道是专门帮助盲人,为盲人提供行路方便和安全的道路设施。作为城市交通出行的重要组成部分,盲道体现着社会对盲人这一特殊弱势群体的呵护。近年来,州?#20999;?#24314;人行道基本都铺设了盲道。但是为何州城的盲道上几乎看不到盲人出行?

看看脚下的盲道,有的七扭八拐、斗折蛇行,有的中途被窨井、水泥桩阻挡,还有的走着走着就“断了头”,加上一些花坛、摊贩、店外店和车辆占据盲道,本是城市无障碍设施的盲道却“障碍”频现。

除了城市规划建设上的种种不合理,在生活中,盲道是否经常被你视而不见?你是否也经常做着阻碍盲道的事情?

1

?#24213;?#19982;花坛形成死角,完全侵占盲道,郑本松差点摔倒。

摩托车停盲道中间 盲人被绊倒磕掉5颗牙

8月23日,州城市府路甘氏盲人推拿足浴店内,甘方才正在为客人按摩。在和客人聊天的过程中,他缺失的几颗门牙十分扎眼。

甘方才今年36岁,2008年来到州城开店。他1岁多时,由于发高烧,导致左眼全盲,右眼也只能在白天光线好时感知一点点光。

甘方才和妻子都是盲人,为了自食其力,不给政府添麻?#24120;?#20182;们吃苦耐劳。妻子提前下班回家照看孩子,甘方才每天在店里要工作到晚上11点多才回家。住的地方在工农路,从店铺到家的这段路程,他已经走了无数遍,十分熟悉。

“没想到,就在几周前,我沿着盲道慢慢走回家,就在从一条人行道下来准备上紧挨着的另一条人行道时,被停在中间的一辆摩托车绊倒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当场磕掉了5颗牙齿,嘴里满是血,左胸胸椎轻微骨裂。”甘方才说,“本来想去把牙齿补好,但补牙齿有点贵。”

2

配电箱和车侵占盲道。

甘方才还告诉恩施晚报记者,他的店里的员工都是盲人,但没有一人依靠盲道行走。因为盲道不通畅,根本无法行走。他们要么不出行,将生活、工作局限在一个很小的世界里。必须出行时,也只能依靠摩的等车辆,或者依靠?#30528;?#22909;友牵引行走,“大多数时候,我们选择坐摩的,能将我们直接送到目的地,车费在10元左右,虽然收费贵一些,增加了生活成本,但别无选择。打出租车,因停车不便,很多时候不能将我们送到目的地,下车后我们寸步难行。”

5

轿车停放在盲道中间。

盲道很“忙” 盲人5分钟才摸出“死胡同”

连日来,恩施晚报记者在州城?#34892;?#24066;区走访发现,盲道一般由两类砖铺?#20572;?#19968;类是条形地砖,一类是带有圆点的地砖。恩施晚报记者了解到,条形地砖又称行进盲道,是引导盲人放心前行的;圆点的地砖则是提示盲人前方有障碍,又称为提示盲道。那么,盲道真能帮“盲”吗?

23日,恩施晚报记者陪着盲人郑本松沿着民族东路行走了300米,发现如果没有人陪同,单纯依靠盲道,郑本松真是寸步难行。

从航空路天桥下往民族东路红绿灯方向,沿途?#34892;?#22810;新建的花?#24120;?#20405;占了盲道,郑本松每走几步就会被花坛撞到。走到一处,他被花坛和横在盲道上的电动车挡住去路,差点被电动车绊倒。在这个“死胡同”里,他足足摸了5分多钟才退出来。拦住他的,还有停在人行道中间的轿车、?#21152;?#30450;道的配电箱等。

在恩施晚报记者的帮助下,郑本松好不容易走到了红绿灯路口,但他没办法通过斑马线过马路。“我们不知道斑马线在什么位置,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绿灯可以通行,对于盲人来说,红绿灯路口的语音提示真的很重要。”郑本松说。

4

盲道“断头”,郑本松迷失方向。

郑本松并不是先天性的盲人。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在一次学校的义务劳动中,因为同学不小心将锄头砸到他的?#28304;?#19978;,?#19968;?#20102;视神经,从此他便失明了。郑本松夫妻俩都是盲人,白手起家,从最初的一个小盲人按摩店到如今的4家店。1984年出生的他现在有20多个员工,其中80%的员工是盲人。

“由于井盖被损坏,盲人经常掉进井里;因为施工只立个牌子,没有完全围起来,盲人经常摔得遍体鳞伤;因为路上到处是水泥桩子,盲人的腿上满是伤口。”郑本松难过地说,“盲人出行只能依靠盲道,但是城市里的盲道成了摆设,常常不帮忙,还会帮倒忙。盲人只能蜷缩在城市的角落里。”

责任编辑:郑晓涵

热图点击

黑暗故事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