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蕓(右二)向法律工作人員講述親身經歷。

開啟“富商”夢

陳蕓是90后,是父母心中的乖乖女,老公眼里的好妻子。兒子的出生,讓這個小家庭每天充滿了歡樂。然而,兩年前的一則招聘信息,卻讓陳蕓差點走向深淵。

2017年9月初,為了減輕家里的經濟負擔,陳蕓開始在58同城上找工作,突然被一則招聘信息吸引:“高薪招聘網絡銷售,20—30歲,月均5000+,室內辦公。”

入職門檻低、月薪5000+,陳蕓怦然心動。抱著試一試的心態,她當即聯系了招聘負責人,很快就約定了應聘時間。

陳蕓應聘的公司位于州城施州大道主干道旁的一棟居民樓二樓,門前墻壁上醒目的“某某商貿有限公司”招牌,大廳內整齊地擺放著一排電腦桌……這樣的工作環境,正是陳蕓夢寐以求的。當陳蕓沉浸在對未來的幻想中時,一個20歲左右體態偏胖的年輕男子來到她面前。

“你好!”

“你好!我是來面試的,我叫陳蕓。”

“你好,歡迎你來我們公司面試,你之前從事過什么職業?”

“我在商場賣過衣服,做過服裝連鎖店的店長。”

“哦,賣衣服很辛苦的,你很有眼光,選擇了我們公司。在我們公司上班,你只要坐在辦公桌前聊天,一個月輕輕松松就能賺上萬元。”

“我們公司的工作內容主要是開發客戶,讓他們購買公司‘大富商平臺’的金融產品——期貨紅酒,工資待遇是底薪1900元+提成”

陳蕓從沒接觸過這些,聽完對方一番云里霧里的介紹后,她就懵懵懂懂地被錄取了。她感覺像做夢一樣。

陳蕓被安排做網絡銷售,領導是一位看上去十八九歲的魏姓男子。同事告訴陳蕓,這位領導在公司待了還不到一年,就賺了不少錢。陳蕓心里充滿了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憧憬。

嘗到甜頭

正式上班前,要進行7天的崗前培訓,傳授一些跟客戶聊天的技巧,還有一些期權基礎知識和證券投資品種等。

培訓結束后,公司給陳蕓注冊了兩個微信號,一個微信名叫張國棟,另一個叫張藝。公司主管還告訴陳蕓,這個叫張國棟的男性身份是做投資生意的,讓她以這個身份尋找客戶聊天。

陳蕓拿到微信號后,公司主管把她拉進全國各地的各類投資項目群里,讓她逐個添加好友,篩選出意向客戶。然后,根據客戶情況,投其所好地與客戶聊天。他們的工作時間是根據客戶的作息時間來,客戶哪個時間有空就哪個時間工作,聯系方式以微信為主,方便隨時隨地溝通。

正式開始工作,陳蕓的身份是一名“成功人士”,專做投資的合伙人,要經常發一些錢財外漏和到處旅游的視頻到自己的朋友圈,與客戶聊天時把做投資盈利的“截圖”群發給客戶。這樣,有興趣的客戶就會主動來詢問,然后就可以繼續深入探討了。

針對一些女性客戶,陳蕓借著“成功男士”的身份,對她們表現出生活的體貼,不時噓寒問暖,要讓她們慢慢地被感動,甚至要用關心、曖昧的語言安慰,讓她們覺得有感情發展的可能,不知不覺中建立信任感,為下一步打好基礎。

在聊天中,以“朋友”相處,與客戶“坦誠相待”,了解對方的資產情況,是公司主管教陳蕓聊天的基本技巧。因為每天都有大量的聊天,有時應接不暇,極易把A客戶叫成B客戶,于是主管要求陳蕓根據投資興趣做好客戶分類,以便重點跟進。當聊到一定程度后,要不經意間透露自己或是正幫家人、朋友做一個理財投資,收益豐厚,以高額利潤吸引客戶投資購買公司產品。

就這樣過了一個月,陳蕓終于有一個客戶出單了。這位女士前后分兩次投入了4萬元,陳蕓也拿到了將近6千元的提成,陳蕓很高興。當時,陳蕓想讓這位女士把購買的金融產品拋售出去,這樣自己就可以從中獲取一定的手續費。當她把這個想法告訴主管時,換來的卻是一頓臭罵。主管說,這個時候應該讓客戶再追加投資。于是,這位客戶很快又投了第二筆資金。

有了第一個客戶,很快就會有第二個、第三個。有了成交,陳蕓就會有提成。3個月,陳蕓的提成近20萬元。

但不幸的是,客戶投進來的錢都賠得血本無歸。

一朝夢醒

陳蕓剛進公司時,工作很努力。為了投客戶所好,客戶做哪行,她就會向其他老員工或主管學習哪行的知識和專業話術,在和客戶聊天時假裝漫不經心地指點或點評一下,讓客戶有視她如知己的感覺。

陳蕓說,雖然她聊得客戶多,但最終說服對方購買投資產品的不多。公司的18個銷售人員里,最終能出單的只有5個,其他的每月只有1900元底薪。有幾個上班沒多久就離職了。

看到客戶接連投資失敗,加上公司最近搬遷,讓陳蕓不禁對公司的合法性產生了懷疑。然而,公司主管每天填鴨式地向她灌輸“這只是單純的投資風險”“對虧損的客戶,如果客戶沒有再投資的意向,宜冷處理,轉而開發其他客戶”“搬公司也是為了避免虧損客戶找上門討說法”……諸如此類的“思想教育”,讓陳蕓打消了懷疑的想法,心安理得地繼續留在公司。

2017年12月27日,陳蕓像平常一樣坐在電腦桌前,想著下一步該聯系哪位客戶時,警察突然沖了進來。

經過了一夜的訊問,陳蕓和公司其余人被帶到了上海市金山區的看守所。

被羈押在看守所的日子里,陳蕓開始反思,從她剛踏入公司,用虛擬的身份去誘導他人購買所謂的金融產品開始,就是一場圈套和騙局?然而,這醒悟來得太遲了!

最終,檢察機關以詐騙罪將她起訴至法院,法院判處她有期徒刑一年,緩刑一年。

責任編輯:曹賢煒

熱圖點擊

黑暗故事走势图
快3网 球探棒球比分网 捷报比分手机版abc111 玩天津麻将牌的技巧 南宁麻将游戏下载 河南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3d近1000开奖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 广东麻将胡法 福建体彩31选7走式图 nba直播吧 pk10开奖网站 朋友局河南麻将一直输 十一选五任三技巧 排列5开奖 皇冠足球比分